丑还是美,故事新编之琉璃盏

穆家生了一对奇怪的双胞胎,时间长了,就连天庭都知道了,各路神仙们聚集在一起,互相交换着这个被传的越来越夸张的事情。他们决定要见一见这对神奇的双胞胎,于是上朝觐见玉皇大帝,请求陛下将这两位请上天庭,让大家开开眼界,玉皇大帝也确实这么做了。

“各位请开怀畅饮,不必拘束啊。”玉皇大帝端坐于凌霄殿上,举杯与各路神仙对饮。眼睛笑眯眯的,快成一条线了,完全没了往日的威严神态,反而像一个和蔼可亲的人间老爷爷。

穆依心情已经平静了,此时的她正躺在床上轻轻地睡着了,看着妹妹洁白无瑕的脸庞,穆奇心里很复杂,月光打在穆奇的身上,越发显得苍白静谧。

“臣在。”

作者笔名:一只呼噜猫 电话:13224118225 QQ:971575377邮箱:971575377@qq.com

“弼马温?天蓬?咱们可算旧相识了啊,可栽在同一个地方啊。”

听说两姐妹要被请上天庭,村子里炸开了锅,这可是千年难遇的好事啊,穆家瞬间被踏平了门槛。穆爸爸穆妈妈激动地不知怎么办才好,还是邻居王婆婆的提醒,他们叫来了村子里手最巧的阿青奶奶,阿青奶奶为两位幸运儿做了她这辈子做的最美丽的衣裳,穿着美丽的衣裳,穆依和穆奇来到了天庭。

那时,河妖还是凌霄殿的卷帘大将,玉皇大帝的御前护卫,也算是得尽御前荣宠。

天庭好大呀,走了好久才走到大殿,众多神仙都伸长了脖子使劲儿的张望,生怕比谁慢看了一秒,要不是因为自己是神仙,得端着架子,恐怕他们早就自己溜下凡看个痛快了。传闻果然没有错,妹妹意气风发,皮肤吹弹可破,就像一株洁白的莲花让人流连忘返、不忍移目。而姐姐呢,神仙们只是咽了咽口水,就继续看妹妹了,真不是神仙们势力,穆奇也已经习惯了这样,她笑着看着远处的云山雾绕,嘴角向上扬了扬。

“天蓬调戏仙子,触犯天规,押至南天门,贬下凡间。”

在返回凡间的时候,那个目击的侍卫走到了穆奇身边,他对穆奇说:“也许你这么做是有你自己的道理,但是我想告诉你,穆依说的不对,你一点也不丑,而是最美丽的,只是世间的人们被肤浅蒙住了双眼。”穆奇没有说话,继续向前走去,眼泪悄悄地划过了她的双颊,穆依的话语又在耳边响起:“姐姐,帮帮我好不好,你去跟玉皇大帝说是你将首饰掉进天池的,惩罚对你来说不算什么吧,毕竟你那么丑。”

“哦——感情您这一员大将还不如个什么六什么七盏的。”小妖眯着眼睛,头朝后仰,略加思索,从嘴里蹦出这句话来。

穆依和穆奇是一对双胞胎,但令人惊奇的是她们两个长得一点也不像,甚至有点天壤之别的感觉。穆依俏皮可爱,凝脂般的肌肤滑滑的,忽闪着大大的眼睛,红樱桃似的小嘴,再加上一头金灿灿及腰的长发别提多美丽啦!就连夜莺看见了她都至少要叫上半个小时呢,大家都亲切地叫她美仙子。而姐姐穆奇呢?长得就比较奇怪了,眼睛小小的、鼻子短短皱皱的、皮肤黑黑的,尤其是在额头上有一块天生的胎记,一直延续到下巴上,真的很难看,但是穆奇很善良,谁家有困难准保第一个上前去帮忙,时间长了,大家也赠给了她一个称号:丑丫头。虽说是带有贬低的意味,但是穆奇还挺喜欢的,因为大家都是带着亲切地语气说的。

“嫦娥姐姐,嫦娥姐姐……”天蓬红着脸,眼睛半眯,直拉着嫦娥的长袖一角左右晃动,“你还记得我吗?我是天蓬啊,给你送过天河水浇月桂树的那个啊。”
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过了半个月,穆依越来越适应天上的生活了,而穆奇呢?则是越来越怀念家乡的日子。这天穆依和穆奇在天池边闲逛,穆依讲着这几天她遇见的各种有趣的事情,穆奇在一旁静静地听着。兴高采烈处,穆依手舞足蹈一不小心将手镯掉进了天池里。糟了,天池水遇见凡间物品会变成毒药的,而天池水是人间水流的源头,这可惊动了整个天庭,各路人马齐上阵,截水流的截水流,排污的排污,净化水源的净化水源,忙活了三天三夜才弄好,为此玉皇大帝震怒,要狠狠处罚始作俑者。天庭有个规定,就是谁要是违背天条做了错事谁就要为此付出容貌上的代价,穆依吓得惊慌失措。晚上,穆依呆呆的坐在窗台边,她脸色惨白,穆奇很心疼,走上前去抱住穆依。穆依颤抖着身子靠在穆奇的身上,眼泪大颗大颗地掉下来。“穆奇,我该怎么办?我就要被毁容了。”穆依保护的捂着自己的脸。“我再也不会被别人羡慕,也不会有人喜欢我了,他们都会笑话我,骂我是丑八怪……”穆依歇斯底里地哭喊道。穆奇鼻子一酸,也哭了。突然穆依一把抱住穆奇的肩膀,眼睛睁大的吓人,嘴唇哆哆嗦嗦的蹦出了一句话,这句话像一道雷一般打在了穆奇的心里,她怔了一下,双腿一软,坐到了地上。

众神仙听得他的一番话,看看酒壶,都面面相觑,窃窃私语起来。


卷帘心中暗想,幸好喝得不多啊,万一……不不不,我绝不会如此。

穆奇看上去没什么变化,还是一如既往地帮助别人,用使不完的力气充实自己的生活,只是她不像以前那么天真烂漫,那样话多了。穆依则是不敢面对姐姐,只是不时地偷瞄一下穆奇,两个人没有任何交流。又过了两天,又来了两个天兵将穆依和穆奇带到了天庭,原来,有一个值班的侍卫看见了当时发生的那一幕,当他得知穆奇替穆依承担了错误的时候十分震惊,原本他想就这样让穆奇去代替妹妹毁容也挺好的,毕竟穆依那么美,只是知谷鸟告诉他它听见了穆依对穆奇说的那句话并转达给了他,他很痛苦,纠结了两天两夜终于还是下定决心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玉皇大帝,这才有了双胞胎二次入天庭的事情。

不日,观世音菩萨来了,说有个和尚要去西天取经,跟着他去,就能重返天庭。河妖满口答应,心中欣喜。后来见到了跟着和尚的两个徒弟。

就这样,两姐妹在天庭住下了,穆依整天和各种仙子公主啊交谈个没完,哪怕在天上也完全不能掩盖穆依身上自带的光芒,而穆奇呢,她每天都能找到不同的美丽景色,而每一处景色都把穆奇惊叹的时而开怀时而落泪,她真想把整个村子里的人都接过来,看看这里美丽的风景,不觉得她已经开始怀念那个小村子了。

“弼马温!这不是你来的地方,趁早离去!”玉皇拍案大怒,“卷帘!把他轰出去!”。卷帘抄起月牙铲与弼马温打斗开来,你劈我闪,你打我退,一时僵持不下。这时卷帘向弼马温一个劈打,扑了空,却听见清脆的一声——那摆在桌案上的琉璃盏碎了。

第二天一早,穆依和穆奇就被送回了家,穆依倒是没什么变化,只是穆奇更加的丑陋了,那本来只有半张脸的胎记现在布满了整张脸,眼睛异常突出,整个人黑黑瘦瘦的看上去十分恐怖,村子里的人们议论纷纷,却也十分心疼,看着这样的穆奇不由得掉下眼泪,老人们都说,好人去不得天庭,因为上天也要怕善良的人太过完美。

“这这这……”

·上一篇文章:出走的潘拉·下一篇文章:保卫国家的小战士

“哈哈哈哈,这天蓬啊,每次都搞得好像从未喝过似的。”

“你们说实话,到底是谁弄污了天池里的水?”玉皇大帝声音不大却字字铿锵有力,穆依心里一惊顿时没了主意,号啕大哭起来。“自己犯错还要别人帮你承担,你可知罪?”“我,我知罪。”穆依抽泣着说。“那好,作为惩罚,你将被夺取容貌,来人。”玉皇大帝手臂一挥,几个侍女走上前来。“陛下,事情已经发生了,穆依已经知道错了,穆奇愿意替妹妹受罚,请您饶过她吧。”穆奇真诚地说。听了穆奇的话,玉皇大帝不禁动容,他没有下令夺取穆依的容貌,而是将她关在玉灵山面壁思过三年。他决定不但恢复穆奇的容貌,而且还要用收藏的仙丹帮助穆奇变成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子。但是穆奇拒绝了,“谢谢陛下,只是这件事是我主动要求这么做的,我不后悔,规定就是规定,我不会破坏,错误总是要有人承担的,那么就由我来吧。”

“呸”,河妖吐了吐瓜子皮,向对面的小妖说道,“你懂个屁!那是七彩琉璃盏!宝贝!”

“臣遵旨。”

“是!”

“等着看吧,待会儿又要耍酒疯了。”

“不碍事。”

“好哇,你们都在这里吃酒,却不叫俺老孙!告诉你们,你们吃的桃儿和酒都是俺吃剩下的,沾了俺的口水,味道可还行啊!”

河妖忽然明白了,那琉璃盏碎与不碎,并不重要。一切早就注定了。

本文由www.55402.com发布于诗词歌赋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丑还是美,故事新编之琉璃盏
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