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

(校园阅读网:xyyuedu.com)《搓草绳》

○斤

冷水浸盆捣杵歌,掌心膝上正翻搓。一双两好缠绵手,万转千回缱绻多。缚得苍龙归北面,绾教红日莫西矬。能将此草绳搓紧,泥里机车定可拖。

《释名》曰:斤,谨也。板广不可得削,又有节,则用此釿之所以详谨,今减斧迹也。

《清厕同枚子之一》

崔鸿《十六国春秋》曰:石虎驰猎无度,晨出夜归。又多轻行,躬行作所。太子太保韦謏谏曰:"白龙鱼服,有豫且之祸,海若潜游,离葛陂之酷。愿陛下清宫跸路,思二神为先鉴,不可忽天下之重,轻行斤斧之间。一旦有狂夫之变,虽龙腾之勇,不暇施也;智士之计,岂及设哉?"

君自舀来仆自挑,燕昭台畔雨潇潇。高低深浅两双手,香臭稠稀一把瓢。阳春白雪同掩鼻,苍蝇盛夏共弯腰。澄清天下吾曹事,污秽成坑便肯饶?

《庄子》曰:郢人垩漫其鼻端,若蝇翼。使匠石斫之,运斤成风,尽垩而鼻不伤,郢人立而不失容。

《清厕同枚子之二》

《孙子》曰:何世之无才?何才之无施?良匠提斤斧造山林,梁栋阿衡之材,栌柱楣椽之朴,森然陈於目前,大厦之器具矣。

何处肥源未共求,风来同冷汗同流。天涯二老连三月,茅厕千锹谴百愁。手散黄金成粪土,天将大任予曹刘。笑他遗臭桓司马,不解红旗是上游。

《梦书》曰:斤斧为选士取有材。梦得斤斧,选士来。

《锄草》

○铲

何处有苗无有草,每回锄草总伤苗。培苗常恨草相混,锄草又怜妙太娇。未见新苗高一尺,来锄杂草已三遭。停锄不觉手挥汗,物理难通心自焦。

《释名》曰:铲,平削也。

《刨冻菜》

《广雅》曰:签谓之铲也。

白菜隆冬冻出奇,明铛翠羽碧琉璃。故宫盆景嵌珠宝,元夜花灯下陇畦。千朵锄刨飞玉屑,一兜手捧吻冰姿。方思寄与旁人赏,堕地惊成破碗瓷。

鲍照《芜城赋》曰:铲利铜山。

《挑水》

○鐁

这头高便那头低,片木能平桶面漪。一担乾坤肩上下,双悬日月臂东西。汲前古镜人留影,行后征鸿爪印泥。任重途修坡又陡,鹧鸪偏向井边啼。

《释名》曰:鐁,弥也。有高下迹,以此鐁弥其上而平之。

《削土豆伤手》

○鑢

豆上无坑无有芽,手忙刀快眼昏花。两三点血红谁见,六十岁人白自夸。欲把相思栽北国,难凭赤手建中华。狂言在口终羞说:以此微红献国家。

《说文》曰:鑢,错铜铁也。

《推磨》

《方言》曰:错、鑢互名也。

百事输人我老牛,惟馀转磨稍风流。春雷隐隐全中国,玉雪霏霏一小楼。把坏心思磨粉碎,到新天地作环游。连朝齐步三千里,不在雷池更外头。

《韩诗》曰:如磨如错。

《地里烧开水》

○镰

大伙田间臭汗挥,我烧开水事轻微。搜来残雪和泥棒,碰到柴湿用口吹。风里敞锅冰未化,烟中老眼泪先垂。如何一炬阿房火,无预今朝冷灶吹。

《释名》曰:镰,廉也。体廉薄,其所刈稍稍取之,似廉者也。

《马逸》

《东观汉记》曰:山阳郡人江伯欲嫁姊,姊引镰欲自割。

脱缰羸马也难追,赛跑浑如兔与龟。无噩无嘉无话喊,越追越远越心灰。苍茫暮色迷奔影,斑白老军叹逝骓。今夕塞翁真失马,倘非马会自行归。 《放牛之一》

《魏略》曰:孟康,字公休,为弘农太守。时出按行,敕吏卒各持镰,自刈马草。

生来便是放牛娃,真放牛时日已斜。马上戎衣天下事,牛旁稿荐牧夫家。江山雨过牛鸣赏,人物风流奏笛夸。苏武牧养牛我放,共怜芳草各天涯。

《说苑》曰:孔子闻哭者,声甚悲。进见之,吾丘子也,拥镰带索而哭。孔子问:"何哭之悲?"对曰:"吾有三失。"子曰:"愿闻三失。"曰:"吾少好学,周遍天下,还后,吾亲亡,是一失也;素尚高节不事庸君,臣节不遂,二失也;少择交游,寡於亲友,老而无讬,是三失也。请从此辞!"投水而死。孔子曰:"弟子记之,此足以为戒!"於是归养亲者,十有二三。

《放牛之二》

《风俗通》曰:镰刀自揆,积刍荛之效。

千里青青百草齐,牛官草上替牛饥。一鞭在手矜天下,万物归心吻地皮。大野人稀空草媚,江山客老幸牛骑。无书挂角眠茵好,又恐奔牛奋马蹄。

○锽

《放牛之三》

《异苑》曰:长山郭悖,元嘉十二年病亡。后孙儿见悖着帽布裙,在灵床上,呼孙与语云:"今得七日假,假满便去。今将二小儿,捉仆在门,可就取也。"孙求仆,即得。又云:"汝叔从都还,得锽犁鐴,可试取看。"便以呈之,仍以两铁相加,鎗鎗作声。语孙曰:"我无复归缘,从此而绝。"

朝饭牛群三五十,日中正是饮牛时。老牛舐犊犊呼母,春水黏天天在池。水镜偷响唇就吻,烟波祝酒沼为卮。青牛此饮尤当饱,函谷关高缺*陂。(*:“镁”金字旁换三点水旁)

○斨

《周婆来探后回京》

《毛诗·豳·七月》曰:取彼斧斨,以伐远扬。

行李一肩强自挑,日光如水水如刀。请看天上九头鸟,化作田间三脚猫。此后定难窗在铁,何时重以鹊为桥?携奖冰雪回京去,老了十年为探牢。

又《破斧》曰:既破我斧,又缺我斨。

《拾穗同祖光之一》

○铧

不用镰锄铲镬锹,无须掘割捆抬挑。一丘田有几遗穗,五合米需千折腰。俯仰雍容君逸少,屈伸艰拙仆曹交。才因拾得抬身起,忽见身边又一条。

《释名》曰:锸,锸地起土也。或曰削,能有所穿削也。或曰铧,刳也,刳地为坎也。

《拾穗同祖光之一》

《晋书·安帝纪》曰:吴兴王淡父为邻人窦度所杀。淡年十岁,阴有复仇之志。至年十八,密索利锸刃,佯若耕耘,经一桥下,伺度船行还,伏於草中,淡於桥上以锸斫之,而归罪有司。太守孔严义其孝勇,上请宥之。

乱风吹草草萧萧,卷起沟边穗几条。如笑一双天下士,都无十五女儿腰。鞠躬金殿三呼起,仰首名山百拜朝。寄语完山尹弥勒,尔来休当妇人描。

又曰:刘伶常乘鹿车,携一壶酒,使人荷锸而随之,谓曰:"死便埋我!"

《惊闻海燕之变后又赠》

《淮南子》曰:故伊尹之兴土功也,修脚者使之蹠铧,(长脚者蹠,得土多,锸入土深也。)强肤者使之负土。

愿君越老越年轻,路越崎岖越坦平。膝下全虚空母爱,心中不痛岂人情。方今世面多风雨,何止一家损罐瓶?稀古妪翁相慰乐,非鳏非寡且偕行。

○锸

《柬周婆》

又曰:禹身执畚锸,以为民先,疏河而导之九支,凿山而通九洛,辟五湖而宁东海。

龙江打水虎林樵,龙虎风云一担挑。邈矣双飞梁上燕,苍然一树雪中蕉。大风背草穿荒径,细雨推车上小桥。老始风流君莫笑,好诗端在夕阳锹。

○锄

[注:周婆是聂老的妻子。]

《说文》曰:锄,薅斫也。,大锄也。

《伐木赠尊棋》

《释名》曰:锄,助也,去秽助苗长。齐人谓其柄为橿,橿然正直也。

千年古树啥人栽,万叠蓬山我辈开。斧锯何关天下计?乾坤须有出群材。山中鸟语如人语,路上新苔掩旧苔。四手一心同一锯,你拉我扯去还来。

《史记》曰:高后立诸吕为王,擅权用事。朱虚侯年二十,有气力,忿刘氏不得职。常入侍高后燕饮,曰:"请为田歌。"太后笑曰:"若生而为王子,安知田乎?"章曰:"臣知之。"太后曰:"试为言田意。"章曰:"深耕穊种,立苗欲疏。非其种者,锄而去之!"吕后默然。

《赠高抗》

《汉书》曰:虽有鎡錤,不如逢时,(鎡錤,锄。虽有田器,值时乃获。)信矣!樊哙、夏侯、灌婴之徒,方其鼓刀、仆御、贩缯之时,岂自知附骥尾,勒功帝籍,庆流子孙哉?

几年才见两三回,欲语还停但举杯。君果何心偷泪去,我如不死寄诗来。一冬白雪无消息,此夜梅花孰主裁?怕听收音机里唱,梁山伯与祝英台。

又曰:倪宽受业孔安国,贫无资,赁作,带经而锄,伏息辄诵读。

拾穗同祖光(二首)

又曰:龚遂为渤海太守,悉罢逐捕盗贼吏。诸持锄钩田器者为良人,持杖器者为盗贼。

不用镰锄铲镬锹,无须掘割捆抬挑。一丘田有几遗穗,五合米需千折腰。俯仰雍容君逸少,屈伸艰拙仆曹交。才因拾得抬身起,忽见身边又一条。

又曰:严延年为河南太守。京兆尹张敞闻延年用刑刻急,以书谕之。延年报曰:"河南,天下咽喉,二周馀弊,莠盛苗秽,何可不锄也?"

乱风吹草草萧萧,卷起沟边穗几条。如笑一双天下土,都无十五女儿腰。鞠躬金殿三呼起,仰首名山百朝拜。寄语完山尹弥勒,尔来休当妇人描。

《魏略》曰:常林为诸生,带经耕锄。其妻饷之,相敬如宾。

脱坯同林义

《蜀志》曰:先主将诛张裕,诸葛亮表请其罪,曰:"芳兰生门,不得不锄。"

天晴日暖水澌澌,要起高墙好脱坯。看我一匡天下土,与君九合塞边泥。万方俯首归行列,广厦萦心定作为。倘晋文公来讨饭,赏他一块已丰施。

《贾子》曰:商君专任刑法,以刻薄为教。秦人父子兄弟,无父兄之恩。踑踞反目,有若禽兽。借父耰锄,意有得色。

夜战

《搜神记》曰:扶风杨道和於田中值雷雨,止桑树下。霹雳击之,道和以锄格之,折其右肱,遂落地,色如丹,目如镜。

你一镬头我一锹,熊熊篝火照天烧。朔风自冷人方热,河底渐低岸更高。千古荒原多隐沼,一干神禹战通宵。缩将冬夜成俄顷,鬓发须眉雪欲飘。

伏候《古今注》曰:曾子锄瓜,有三足鸟卒其冠。

草宿同党沛家

《世说》曰:管宁、华歆共园中锄菜,忽见地有片黄金,管挥锄与瓦石不异,华捉而掷去。

成百英雄方夜战,一双老小稍清闲。眠于软软茅堆里,暖过熊熊篝火边。高士何需刘秀榻?东风不揭少陵掾。清晨哨响犹贪睡,伸出头来雪满山。

应璩诗曰:古有行道人,陌上见三叟。年各百馀岁,相与锄禾莠。住车问三叟,何以得此寿?上叟前致辞,内中妪貌丑;中叟前致辞,量腹节所受;下叟前致辞,暮卧不覆首。要哉三叟言,所以能长久!

割草赠莫言

○锥

本文由www.55402.com发布于诗词歌赋,转载请注明出处: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
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